当前位置:主页 > 房产 >

听完中国记者讲朝鲜,美国人大呼自己被政府洗

发布时间: 2017-12-02 16:38 来源:网络整理

在美国智库东西方中心访学近一年来,我受邀在夏威夷大学孔子学院、美中人民友好协会、东西方中心“中国论坛”、夏威夷太平洋大学美军班等机构,做了多场关于朝鲜的主题讲座。

听说我在朝鲜工作生活过两年多,美国人的第一反应是:“What?No kidding! (什么?开玩笑吧?)”一连串疑问句紧随,“他们有饭吃吗?”“为什么这个国家还存在?”“为什么他们的民众不反抗?”每个疑问句后,都是大写的问号。

其实,此类问题,我一样被中国朋友,甚至新闻同行反反复复问过。

美国和朝鲜对彼此体制的敌对情绪,我有来自双方的深刻体会。先从2012至2014年常驻朝鲜工作,后于2015年赴美国访学交流,我尝试理解不同思维方式,打通两个话语体系,希望可以促进“敌人”间的对话和理解。

美国“90后”:了解生活在不同“世界”的人

用英语给美国人做关于朝鲜讲座的命题前,说什么、怎么说、哪些(不)该说、分寸拿捏、度的把握,在我第一次讲课前,心中没谱。担心被问到政治类敏感话题,遭遇顽固的对抗思维,或不怀好意的挑衅刁难。幸运的是,夏威夷大学的教授特里普,给了我“彩排”讲台。

作者给夏威夷大学的学生做讲座

杰夫·特里普教授开设“美国与世界”课程,专业领域是朝鲜半岛和东亚国际关系。他在课堂上提到自己博士期间前往朝鲜的“见闻和奇遇”。美国学生以为听错了,“什么?你说你去过朝鲜?”坐在教室后排的学生,直接喊话叫出声来。

“对,去做研究。当然,我每天一出酒店房间,门口就有陪同人员在等候了。”他耸耸肩,幽默陈述,却是客观事实。

特里普给学生们客观认识朝鲜打下了很好的基础,“朝鲜问题是冷战遗物……在我成长的70年代,人们一直担心核战争爆发。”

2013年7月27日,金日成广场朝鲜群众庆祝“祖国解放战争”胜利(停战协定签署日)60周年。(新华社记者 杜白羽 摄)

是的,理解朝鲜,不能不讲冷战的大背景。朝鲜之所以被美国列为“邪恶轴心”,是有其历史原因的。

全球化浪潮席卷了几乎每个国家,国际贸易在不同程度上有益于所有参与国,于是很多人不能想象,一个始终“隔离”在全球化以外的国家,是如何存在。

课堂上,特里普说:“我只在朝鲜待了短短一周。但是,我们有一位在那生活工作了两年多的中国记者。和她相比,我的经历什么都不算!”

特里普邀请我在他的课堂上分享驻朝经历,我欣然接受,并把准备好的课件PPT提前拿给他看。我们交流了彼此在朝期间的“奇闻异事”,他对我课件的内容给予了积极评价,还鼓励我说:“你就当成今后正式讲座的彩排吧,任你随意发挥。”

走上一百多人大课堂的讲台,我以《中国记者在朝鲜,什么是真实》为演讲主题,用英语给美国的90后讲述我的驻朝故事。“想象一下,一个独立的国家,在融入全球化之前,是如何存在的?”

平壤旱冰场上,与驻朝外国官员自拍的朝鲜青少年 (新华社记者 杜白羽 摄)

提出这个提问,也是我讲述朝鲜故事时,贯穿始终的逻辑。通过第一手的照片讲述朝鲜百姓生活的点滴变化:咖啡厅、牵手情侣、进口超市、“平壤CBD”的仓田街区……我的照片,都是美国人从不曾在西方媒体上看到的另一个真实。

网络手机、社会民生、记者生活、在朝朋友圈,美国学生听得认真,不时举手提问。

海滨松林下,聚餐休息时看同游伙伴歌舞的的朝鲜游客(新华社记者 杜白羽摄)

“你可否自由行动?”“她们可以穿比基尼吗?”“那些沙滩谁都能去吗”看到我展示出的朝鲜东海岸元山市海滨浴场上,身着泳装的朝鲜妹子载歌载舞、小伙在沙滩喝啤酒,举手提问的美国学生亮了一片。

我坦率回答,“我和同事当时是自己开车去的,没有朝鲜人陪同,拿手机随手拍的照片。比基尼嘛,其实中国女生几年前也羞涩,不好意思穿比基尼的。在朝鲜没有规定说不能穿,只是传统的社会文化比较保守。这一点,传统的韩国文化也一样。”

在朝鲜元山市海滨沙滩喝啤酒的朝鲜青年 (新华社记者 杜白羽 摄)





搜索